范仲淹:天地间第一流人物

2010-1-13 08:27| 发布者: 范武子| 查看: 6315| 评论: 0|来自: 明宗网

摘要: 范仲淹,字希文,谥号文正,祖籍苏州吴县(今江苏省苏州市)。北宋太宗端拱二年(公元989年)出生于江苏徐州。他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、文学家、军事家。他领导的庆历革新运动,为后来的王安石变法吹响了号角;他亲历前 ...
范仲淹,字希文,谥号文正,祖籍苏州吴县(今江苏省苏州市)。北宋太宗端拱二年(公元989年)出生于江苏徐州。他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、文学家、军事家。他领导的庆历革新运动,为后来的王安石变法吹响了号角;他亲历前线,改革某些军事制度,不仅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,而且稳固了西北边防;经他推荐提拔的一大批学者,为宋代学术鼎盛奠定了基础;他“宁鸣而生,不默而死”的气节,开创了北宋政治清明的先河;他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情操,不仅成为范姓族人的家训,更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。他被朱熹称为“有史以来天地间第一流的人物”。 

出身贫苦  少改他姓

自唐代“北门学士”范履冰被无辜杀害后,这一支范姓族人一直在苏州吴县(今江苏省苏州市)定居。其间,见诸史料的这支范族人寥寥无几。历经九代后,范履冰的八世孙范墉在北宋武宁军中担任了一个很小的职务——节度掌书记(军事长官的秘书)。范墉先后娶过两个妇人陈氏和谢氏,生有两个孩子。

北宋太宗端拱二年(公元989年)八月初二,范墉的第三个孩子在他的任职地徐州降生,这就是范仲淹。在范仲淹出生的翌年,父亲范墉就病逝了。范仲淹的母亲谢氏贫困无依,只好抱着襁褓中的范仲淹回到范仲淹的老家,江苏吴县。史料没有记载范仲淹母子回到吴县后的遭遇,但是各种资料显示,谢氏受到了范氏族人的歧视,只好带着年仅两岁的儿子范仲淹改嫁给在苏州为官的朱文翰为妻,襁褓中的范仲淹随继父的姓,改名为朱说。

两年后,继父朱文翰任职届满,挂冠回乡。已经改名为朱说的范仲淹母子就随同继父来到了继父的原籍,山东淄州长山县(今山东邹平县附近)。此后,范仲淹在这里开始了他的童年生活。史料说童年的范仲淹十分勤奋,“冬月惫甚,以水沃面;食不给,至以糜粥继之,人不能堪,仲淹不苦也”。荣归故里的朱文翰在家乡应该算是大户,但是范仲淹的生活却相当艰苦,这种不合情理的童年生活是否与范仲淹“拖油瓶”的身世有关,不得而知。

虽然母亲谢氏一直向范仲淹隐瞒了他的身世,但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范仲淹还是知道了自己的出身。他深受刺激和震动,愧愤交集之下,他决心脱离朱家,自树门户,待将来卓然立业,再接母归养。于是他匆匆收拾了几样简单的衣物,佩上琴剑,不顾朱家和母亲的阻拦,流着眼泪,毅然辞别母亲,离开长山,外出求学。

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(公元1011年),二十三岁的范仲淹来到睢阳应天府书院(今河南商丘市)。应天府书院是宋代著名的四大书院之一,和众多才智情操俱佳的师生为伍,范仲淹非常的珍惜。他因此也格外的勤奋,昼夜不息地攻读。史料记载范仲淹在应天书院读书的生活是“凌晨一通舞剑,夜半和衣而眠。别人看花赏月,他在六经寻乐”。

应天书院位于商丘旧城之东,原址在县城南门外东侧,它与江西庐山白鹿洞书院,湖南长沙岳麓书院,河南登封嵩阳书院并称北宋四大书院。

在应天府书院读书,尽管是免费的,但是对范仲淹来说,生活费用仍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常常只能靠喝粥来填肚子。他的一位学友看他常年吃粥,就送一些美食给他,范仲淹竟然一口不尝,听任佳肴发霉。同学责备他漠视关心,他才长揖致谢说:“我已安于过喝粥的生活,一旦享受美餐,日后怕吃不得苦”。 

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多读书,范仲淹甚至连面见圣上的机会都甘愿错过。他读书期间,宋真宗皇帝出巡路过应天书院,同学们都争相前往,范仲淹却闭门不出,坐诵如旧。同学不解读书人为什么要放弃面圣的机会,范仲淹回答说:“日后再见,也未必晚。” 

范仲淹的话被自己言中了。大中祥符七年(1014年)秋,25岁的范仲淹终于进士及第。第二年春天,在崇政殿参加御试时,范仲淹果然见到了年近五旬的真宗皇帝。由于范仲淹在御试时表现突出,还被邀请参加了真宗皇帝御赐的宴席。

执政为民  一代廉吏

金榜题名后,范仲淹被北宋朝廷任命为广德军司理参军。不久又调任为集庆军节度推官。在集庆军节度推官任上,范仲淹从山东将母亲接来赡养,并正式认祖归宗,恢复了范姓,改名仲淹,字希文,这时的范仲淹已经三十而立。

天禧五年(1021年),范仲淹被调往泰州海陵西溪镇(今江苏省东台市附近),任盐仓监官,主要职责是负责监督淮盐的贮运和转销。上任伊始的范仲淹没有接受地方官僚士绅的宴请,独自来到黄海大堤上巡视。他发现,由于多年的盐业生产,海堤已坍圮不堪,不仅盐场亭灶岌岌可危,而且广阔的农田民宅也失去了屏障。如果遇上大海潮汐,泰州城也将受到威胁。虽然筑堤修坝不属于范仲淹的职责,他仍然上书给江淮漕运,痛陈海堤利害,建议朝廷在通州、泰州、楚州、海州(今连云港至长江口北岸)沿海,重修一道坚固的捍海堤堰。在当时的条件下,范仲淹的设想不仅投资高昂,而且建设难度巨大,风险很高。江淮漕运将这一想法奏报朝廷获得批准,范仲淹被调任兴化县令,全面负责这项工程。

范公堤遗址宽12米,高近1.5米,由隔水性能很好的黑色粘土所填充,砖坡在堤北,面对大海。从堤上密布的桩眼可以看出,当年筑堤时曾用直径3—8厘米的木头和竹子打过排桩。从土层的地质年代判断,最北的砖堤为北宋修建。

天圣二年(1024年)秋,范仲淹亲自率领近万名修坝大军奔赴海滨,修坝围堰。但治堰很快就遇到了困难,仅仅一场大海潮,就吞噬了在海边作业的一百多民工,京师震惊,要求停工的声音不绝于耳。但是范仲淹则临危不惧,坚守护堰之役。他和同科进士滕宗谅一起,不顾被海浪卷走的危险,冲在工程的第一线。主帅的从容和镇定,终于带来了捍海治堰工程的全面复工。不久,绵延数百里的悠远长堤,便凝然横亘在黄海滩头。

堤坝建成后,因自然灾害而流离失所的数千民户,纷纷扶老携幼,重返家园。为了感激范仲淹,重回兴化县的部分灾民将自己的姓氏改为范姓,据说,今天的兴化县,不少的范姓后人就是在那个时期才姓范的。而范仲淹主持修建的海堰,被亲切的称为“范公堤”。

新中国成立后,范公堤被重新进行了加固和扩建,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

宁鸣而死  不默而生

天圣六年(1028年),因修筑捍海堤坝有功,范仲淹荣升秘阁校理,负责皇家图书典籍的校勘和整理。秘阁设在北宋京师宫城的崇文殿中。秘阁校理之职,实际上就是皇上的文学侍从。在秘阁校理位上,不但可以经常见到皇帝,而且能够耳闻不少朝廷机密。对一般宋代官僚来说,这是飞黄腾达的捷径。

但是,初涉朝堂的范仲淹在了解到朝廷的某些内幕后,却大胆的介入险恶的政治斗争。他发现仁宗皇帝虽然已年满二十,但朝中各种军政大事,仍然由年逾花甲的太后处置,这令范仲淹感到不安。天圣七年(公元1029年)冬至,太后竟然要让仁宗皇帝和百官一起,在前殿给她叩头庆寿。范仲淹认为,皇帝给太后叩头庆寿,是皇帝的家事,应该在后宫进行;前殿是皇帝与百官处理朝政的地方,在此行家礼,有损君主的尊严。他因此上书朝廷,要求太后取消这一计划。奏章中,范仲淹同时要求太后应撤帘罢政,归权于仁宗皇帝。

范仲淹的奏疏,使举荐他出任秘阁校理职务的大臣晏殊大为恐慌。他责备范仲淹妄言朝政,不仅会毁了自己的前程,而且还连累举主。对晏殊一向敬重有加的范仲淹解释说:“我正因为受了您的荐举,才常怕不能尽职”。深明大义的晏殊见范仲淹确实是一片赤诚,只好默许了范仲淹。

果然,范仲淹的“妄言朝政”让自己仕途折戟,他被贬离京城,调往河中府(今山西省西南部永济市一带)任副长官。不过,他的同僚在为他送行时,都赞赏他的勇气“范君此行,光耀至极”。

太后去世后,仁宗皇帝掌握了实权。他很快将范仲淹召回京师,委任右司谏一职,专事负责监察朝廷的过失。明道二年(1033年),京东和江淮一带大旱,蝗虫肆虐,百姓流离失所。范仲淹奏请仁宗马上救灾,仁宗不以为然,行动迟缓。范仲淹就在仁宗皇帝用膳时,质问说:“如果宫廷之中半日停食,陛下该当如何?”仁宗惊然顿悟,立即让范仲淹前去赈灾。范仲淹完成赈灾使命回到京师,特意还带回几把灾民充饥的野草,送给了仁宗皇帝。

仗义执言的范仲淹,终于因得罪了当朝宰相吕夷简二次被贬离京城,出任睦州(今浙江桐庐县附近)知州。不过,范仲淹很快又因为在睦州执政业绩出色再次被调回京师。

重新与宰相吕夷简同朝为官,范仲淹发现吕夷简排斥异己,任人为亲,朝中正邪较量,此消彼长,危及政治清廉。范仲淹根据调查,绘制了一张“百官图 ”呈给仁宗皇帝,他依图中开列的众官调升情况,对宰相用人制度提出尖锐的批评。吕夷简不甘示弱,反讥范仲淹迂腐。范仲淹便连上四道奏章,揭批吕夷简欺瞒朝廷。吕夷简则诬蔑范仲淹勾结朋党,离间君臣。

范、吕之争的是非曲直,本是正气与邪气的较量。老谋深算的吕夷简却将其扭曲为权力斗争。史料记载,仁宗皇帝在二十七岁时尚无子嗣,据说范仲淹曾关心过仁宗的继承人问题,或许也谈论过另立太子之事。这本是出于兴旺北宋朝廷的忠诚之心,却被吕夷简断章取义地加以利用,在仁宗皇帝身边中伤范仲淹。听信谗言的仁宗皇帝第三次将范仲淹贬出京城,降为饶州知州。

鄱阳湖古称彭泽,面积达3914平方公里,是我国的第一大淡水湖,它上承赣、抚、信、饶、修五江之水,下通长江,它南宽北窄,象一个巨大的葫芦系在长江的腰上,它每年流入长江的水超过了黄河、淮河和海河三河的总流量,是长江水流的调节器。鄱阳湖烟波浩渺、水草丰美,有许多珍贵的鸟类栖息于此。

饶州在鄱阳湖畔,从开封走水路到饶州州府饶阳,至少须经十几个州县。由于范仲淹得罪了朝廷重臣,除扬州外,一路上所经州县,竟然没有地方官员接待范仲淹。范仲淹虽然心灰意冷,但他依然坦荡襟怀,赋诗自勉:“三出青城鬓如丝,斋中萧洒过掸师”、“世间荣辱何须道,塞上衰翁也自知!”。

范仲淹到饶州后患上了肺疾,不久,妻子也病死在饶州。双重的打击虽然令范仲淹身心俱疲,他的政敌却幸灾乐祸。在饶州附近做县令的诗友寄了一首诗给范仲淹,暗示他由于在朝中屡次直言进谏,朝中官员都把他的进谏当作乌鸦一样不祥的叫声,此番被贬庶,应该知所进退,希望他从此拴紧舌头,锁住嘴唇,除了随意吃喝之外,只管翱翔高飞。范仲淹立即以《灵鸟赋》回复诗友说,不管人们怎样厌恶乌鸦的哑哑之声,我却“宁鸣而死,不默而生”。


12下一页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范氏宗亲网(范家人) ( 黑ICP备16002281号 )
邮箱:service_fan#126.com QQ群:① 42116087 ② 2451985 ③ 8913601 | 始创于西元2008年12月8日

GMT+8, 2019-6-18 23:15 , Processed in 0.059071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返回顶部